身為專家,無可避免的會遠離一般的興趣,成為具備私人知識的一群;

但是就社會事件而言,那些私人知識根本不稱為知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杜威(John Dewey)

這是一個高度分工的社會,也是高度專業知識化的社會,

從放鞭炮到火箭升空、從哀傷到飲食烹調,各行各業都有所謂的專業知識,

這些專業知識造就現在五花八門熱鬧非凡的社會。

人們安居其中,

有些事情是你想接受的,有些你不想接受;

有些事情你能拒絕,有些則無法拒絕;

但是有更多的事情接不接受、拒不拒絕都無所謂。

莊子說:「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。以有涯隨無涯,殆已」

因為生命有限,除了謀生所需的專業技能、專業知識之外,還有什麼是值得追求的知識?

我們以我們的知識而自豪嗎?

但是對於社會而言,武術只是私人娛樂還是匡是濟民的學問?

是社會不懂我們,還是我們不懂社會?

一個遁世無悶的武術家,是社會不幸還是宿命所致?

蘭若修行是個人實踐佛祖宗風的方式,

而媚於世俗富麗堂皇的寺廟卻是一般人認識佛祖之所由,

雖然出家修行人厭棄像法,但入世的修行人卻無發棄絕像法,

所以佛法一味卻有三乘之分,眾生根器不同所致。

不體察眾生根器而傳法,雖傳大法卻無實益。

現代武術家的課題在於「以武載道」,

即使武術高妙如果不能淑世,則高妙武術就是私人的專業知識,與社會無關。

道雖高深卻也淺近,所謂「道也者,不可須臾離也,可離,非道也」,

武道也要能做到親近易入手才稱廣大,

只有百年難見的練武奇才,或者是專業選手才能入手的武道,

我想是注定會消失的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ugustm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