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僧問:「如何是正修行路。」師云:「涅槃後有。」

僧云:「如何是涅槃後有。」師云:「不洗面。」

僧云:「學人不會。」師云:「無面得洗。」

----《傳燈錄》卷六  澧州茗溪道行禪師

 

 

金剛經說:「知我說法,如筏喻者,法尚應捨,何況非法」,

所謂的正修行路不在於博通諸法,而在於證涅槃,

但是沈浸於法味之中至死靡他者,多如過江之鯽。

這是修行者的悲哀,也是習武者的悲哀。

有一類習武者以會的套路多而自以為能,

在套路多而無法消化的情況下,

所有拳術發同一種勁道,所有套路用同一種風格,

而自以為了通諸拳法,

是陷於法中而不自知。

 

也有一類習武者以為其學習的武術就可以涵蓋各種武術,

或者是認為其學習的武術優於其他武術,

而自以為一門深入必能到達武術最高境界,

這是著於法而不可拔。

 

武術練的不是套路,而是套路所傳達的武術奧義,

正如修行人不是為法而修法,而是為了趣向涅槃妙境而修,

所以修法人不著於法,常於修法時諦觀何者是真常真樂真我真淨,

習武者也應於習武時體悟,武術所傳達內在深刻意涵。

 

 

既然正修行在於「涅槃後有」,凡夫不知涅槃後有如何修?

很多人會認為這是雞生蛋、蛋生雞的問題,其實不然。

佛陀的涅槃妙境是由人身契入而得證,

如來也說眾生皆具如來德相,

涅槃後有已在此身中,如何外求?

武術也是一般,祖師的武術奧義不外於身,

如何離身而求祖師密傳?

 

2003年鄭朝烜老師作第一次新書發表會時,

曾邀請其武術啟蒙老師楊明佑老師到場指導,

楊老師於會中致詞時說了一段往事,

他說他師大剛畢業在雲林正心中學教書,

因為興趣而教了鄭老師等一群在校學生,

當時他也會利用假日到景美武壇去向劉雲樵大師學習武術,

有一日他看見當時的鄭老師正在教國術社的學弟,

其示範動作正好與他剛向劉大師學到八大勢動作雷同,

他便感嘆到說真理是不待傳授,有心者自可得之的。

諸佛涅槃即是本來面目,何用洗面然後得?

要恢復本來面目,直心契入自然可得。

武術奧義也是一樣,

不要侷限於定見,

在體悟於實驗中契入,自然可以得到。

 

2003年鄭老師的書出版後,

有傳言說鄭老師是將劉門八極內密洩漏一部份,

鄭老師非劉門入室弟子,如何能知內密?

鄭老師匯聚所學與對戰心得而寫出,

鄭老師學泛八極、形意、太極、螳螂..等多門武術,

如何心得會與劉門內密相同?

我想旁人誤解成分居多,

萬一雷同,也只是證明了武術無主,有心人自可得之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ugustm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