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天,射出了一箭之後師傅深深的鞠了一個恭,中斷了練習。「剛才是『它』射了!」他叫道。我驚訝的瞪著他。

----《射藝中的禪》

藝術的神乎其技在於無心時神而明之的剎那顯現。

射箭大師精準的射中箭靶後說:那支箭不是他射的;

繪畫大師完成了驚世作品後說:完成那作品是神來之筆;

為何完成者不相信是他獨力完成的呢?

正如我和圓明武學宗家師範鄭朝烜老師拍攝對打組手時,

面對我的攻擊,鄭老師不斷的施展出精妙的招式,

常常在短短的一兩個小時中完成百餘招的組手,

在過程中流暢而不間斷,也不見老師停下來構思、追憶、回想,

我也會疑問的問鄭老師:這些組手是事先想好的嗎?

鄭老師的回答很妙,鄭老師說:那是武術的祖師爺出來打的!

藝術的顛峰中或許真有主宰的神明,藏在「幽玄之間」、「無心之中」。

在追求「武藝」這項藝術顛峰的過程中,單單靠熱忱與天賦是無法成就的,

藝術的顛峰是依靠「當下的真心」顯露的,

不執著、不思議,解脫的靈魂,才能承接這高明莫測的光芒。

習武者一開始追求的勝過別人、勝過自己、卓越的技術都只是過程,

一旦以為這就是武藝,其心就會被這些成就役使,

見不到祖師的神光,不能了解「當下真心」的意涵。

學著忘掉對手、忘掉自己、忘掉所會的一切,

就像射箭大師,眼中無標靶、手中無弓弦,在張力的最高點等待箭自己的飛出,

箭飛出時,便會見到令人目眩的神聖之光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ugustm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