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的結果未經預測,也無法預測。

『年』教導了許多『日』不知道的事。

我們的朋友們互相交談、來來去去、計畫並執行了許多事情,

而最後的結果卻是原先未預料到的。

個人總是遭到誤解。

他計畫了許多事情、招募其他人做為助手、並與部分或所有人爭吵、犯了許多錯誤,最後終於完成某件事情;

一切事物都得到了些許的發展,但個人卻總是遭到誤解。

世事變得有些新奇並且與他向自己保證的非常不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----愛默生

 

這一段是自我不同角色轉換的內在對話。

「我」已經抽離出來,我看到的我是「他」,

他不想成為現在的「他」,希望成為某個「個人」,

但是「個人」卻被誤解,以致於「他」不斷努力,

終究「他」沒有成為那個「個人」。

他「自己」想盡辦法計畫、尋求協助、修正錯誤,

想要讓「他」成為那個「個人」,

而最後常導致失敗,或者沒有人成功。

愛默生認為原因是,

那個「個人」始終是被他「自己」誤解。

 

「日」不足以讓他「自己」獲得足夠的教訓,

有些答案是「年」才知道的。

歲月使他「自己」更有智慧,使他「自己」更知道「自己」,

但代價是不斷的要殺了「他」。

「他」總是不能讓「自己」滿意,

但「他」卻豐富了「自己」。

 

「自己」知道生命的結果無法預測,也無法預知,

那個「個人」不正是生命某個階段的結果嗎?

 

武術修練是將「他」變成某個「個人」的歷程,

歲月饒不了「他」,自己也不能饒「他」,

殺「他」而活「自己」,

殺活之間,能見證的只有「境界」而已~~

 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ugustm0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