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問:「如何是密密意?」,師以手掐之 。尼曰:「和尚猶有這箇在。」,師曰:「却是你有這箇在。」。

--五燈會元,卷四,趙州從諗


一個女尼志心於參禪悟道是很令人敬佩的事,但是問句卻是令人多起聯想的。

所謂的「密密意」除了祖師教外別傳的法意,

也有心中不為人知之意的意涵,雖然出家不再有男女相,

這樣的問法也讓人捏把冷汗,不知道是不是在影射男女之事。

趙州從諗禪師居然老實不客氣的去掐了這個女尼一把,

若說女尼的問句是大膽辛辣,禪師的作為更是讓汗毛直豎,

一個堂堂的方丈居然調戲起這位女尼起來了。

其實細審趙州掐之也算是針對「密密意」的回應,

因為祖師密密意是離言語文字的,

所以以動作表示正和密密意的旨意。

但是這個公案的描述有點太簡略,

我不禁要問趙州從諗「以手掐之」是掐女尼的哪裡?

掐哪裡很重要嗎?

答案是:很重要!!

我想知道這樣的舉動能不能構成性暗示?

掐手~有點危險,

掐臉~很危險,

掐屁屁~非常危險!!

雖然這些細節我們無從推想得知,

但是以公案中不說清楚隱諱態度來看,

第一項的可能性很低。

從女尼的回答來看趙州從諗的性暗示很成功,

但是卻沒構成性騷擾。

女尼回答:「和尚猶有這個在?」,

這樣的回答不是「指摘」是而是「同理」,

這個同理的回答比起前面的「以手掐之」更勁爆,

簡直就是天雷勾動地火了。

怎麼會演變到這樣的地步,我們必須先回顧一下趙州從諗「以手掐之」是什麼意思?

在壇經中有一首祖弘忍的傳衣缽偈:

有情來下種,因地果還生;無情既無種,無性亦無生。」

趙州從諗對「密密意」所指示的顯然就是這首偈。

這首偈中的「有情」不是佛教名相中對眾生的泛稱,

而是心中能煥發出的各種心情、情懷。

禪宗一向不主張絕念斷情,

雖說「無念為宗」其實是要無邪念、無非正念,

能於念而能離念,不執著不染雜。

並且認為斷念絕情者無法發菩提心是小乘修行。

所以有情方有煩惱,於煩惱中有菩提生,

眾生是諸佛成佛之因,所以對於情慾貪著要正面去化解,

不要逃避、割捨、斷絕。

「以手掐之」恰恰就是向女尼說明以有情之種為成佛之因的道理。

如果女尼沒有體會出這個道理,

認為這「以手掐之」是趙州從諗的性暗示,

應該起身正色的喝叱這樣做的不當,不然至少也該要轉身拂袖而去,

結果竟出人意料的女尼不以為這是騷擾。

同理了這樣不正念,顯然女尼自己也有不正念。

當然我們也不能排除女尼的道行不錯,

趙州的暗指其實女尼也明白,所以以話反套趙州,

說趙州以有情為密意卻是在因地,未能成佛所以說「猶有這個在」。

趙州從諗回答說:「卻是你有這個在。」

有「這個」是「那個」?

趙州從諗不說清楚,所以解釋空間就出來了。

表象上可以看出趙州從諗反譏女尼,說女尼會錯他的意思,

其實也可以看做趙州從諗在說明不是自己未脫情累猶在因地,

而是祖師因請問者之問而設答,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,

所以不是趙州從諗「有這個在」,而是因為女尼「有這個在」。

這也是回應了祖師禪密密意中,順眾生之機而以言語接引的意思。


創作者介紹

以武載道

augustm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